首页 > 资讯 > 襄阳生活 > 社会新闻 > 正文

“莆田系”与三甲医院合同曝光 附"莆田系"医院大全

发布时间:2016-05-03 08:15
    资讯来源:襄阳房产

新年购房节

报名看房团得红包大礼
服务热线:400-0710-121
姓名 *
电话 *
   伴随“魏则西事件”在网络上持续发酵,民营医疗“莆田系”和部队医院的合作被推向舆论漩涡。

  5月2日,前街一号记者收到一份疑为“莆田系”林氏家族下属公司与部队某医院合作开办科室的合同,该合同细则揭开军队医院与“莆田系”集团所谓合作的“神秘面纱”...

  名不对题的收费票据

  收费单据显蹊跷

  2014年10月,医疗行业内部人士郑奕(化名)女士来到解放军某总医院医学整形美容中心,希望通过医学手段去除脸上的痘印。在该中心工作人员的推荐下,郑女士进行了一种名为“BBL”的激光美容项目。

  然而,就在治疗结束后,懂行的郑女士却在学院出具的收费票据上发现了问题。在其提供的2张“中国人民解放军医疗门诊收费票据”上,分别开列了“光动力学KTP激光”、“氩离子激光进口机”、“红外线照射”等项目,而更让人不解的是,“刮痧疗法”也赫然在列。

  “这都是些什么?和我做的项目完全不是一回事儿”,郑女士说,尽管实际收费的数额与之前约定的并无出入,可是这些并未进行的项目还是让她感到蹊跷。而针对这一现象,中心工作人员给出的解释确是,“这是通常的做法,让我不用担心。”

  发改委回应复本

  发现问题的郑女士将此事向北京市发改委反映,2015年9月9日,郑女士得到了发改委方面的回复。在《北京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价格信访答复意见书》中,前街一号(微信号:qianjieyihao)记者看到,“该单位医学整形激光美容中心收费项目与治疗项目不符的情况属实。该单位医学整形激光美容中心……存在价格违法问题,我委已立案,将依法处理。该单位增设医学整形激光美容中心未经卫生行政部门登记,我委将依法向卫生行政部门进行移交。”

  而在此期间,郑女士还收到了该中心方面的“求和”短信,对方愿意支付双倍于诊疗费用的补偿金,但郑女士没有同意。在她看来,能够让一家部队医院开具包含虚假成分的收费票据,其背后隐藏的事情一定不简单。

  该合同第七条第二款中明确约定,第1-3年甲方(医院)按毛收入的8%提成,甲方保底收入240万元;第4-6年甲方按毛收入的9%提成,甲方保底收入360万元;第7-10年甲方按毛收入的10%提成,甲方保底收入580万元。

  而在合同书的第九章中,双方约定“中心”管理委员会由5名成员组成,甲方委派3名(含科主任1名),乙方委派2名(含会计1名);“中心”设主任、副主任各1名,主任由甲方担任,副主任由乙方担任。

  合同加盖双方公章

  在合同尾页,双方均加盖了公章,并有法人代表签字,其中乙方法人为林金华,签署日期为2009年4月28日。

  郑女士表示,在某总医院中,极少有人知道这份合同的存在。而该“中心”就在医院内,它和该院的烧伤整形科组成了一个大的科室,“其实就是一个科室,里面的大夫有军医也有外聘人员”。而这些外聘人员平时的装扮和医院医护人员一样,外人根本区分不出来。

  莆田系助推科室违规开设

  作为医疗行业的业内人士,郑女士表示,根据《军队对外有偿服务管理规定》,部队医院与投资商合作开设医疗美容合作项目,必须向总后卫生部报批。

  然而,她通过相关渠道了解到,医院方面不仅未就合作事项进行报批,就连该院烧伤整形科,也是在未报批、没有编制的情况下,违规开设的。

  科室主任执业地点与解放军某总医院不符

 

  更让郑女士担忧的是,所谓的医学整形激光美容中心中,院方委派和公司外聘的两位主任的执业医师证的执业地点,均不在该医院。根据两人的执业医师证复印件,一人执业地点系“北京二十一世纪医院”,另一人则为“乌鲁木齐总医院”。
 

  提起福建莆田的仁爱医院、玛丽女子医院等名字,几乎每个中国人都似曾相识。这些医院绝大部分都是莆田人开设。莆田人从“老军医、一针见效”的性病游医起家,逐渐在全国各地开设医院,大部分是男科、妇科、不孕不育、整形等专科民营医院。

  如今,莆田系的产业遍布全国各地,而他们覆盖的领域也逐渐由男科妇科扩展到产科、心脑血管、口腔等专业领域。

  现在,莆田系已主要形成四大家族:詹、陈、林、黄。其中,国内的“玛丽医院”“玛利亚妇产医院”大部分被詹氏家族所控制;以“华夏”、“华康”、“华东”等名称开头的医院基本上被陈氏家族所控制;以“博爱”、“仁爱”、“曙光”为名称的医院大部分被林氏家族所控制;黄氏家族则掌控着北京较为知名的有天伦不孕不育医院和玛丽妇婴医院。

  2013年11月,冯仑,刘永好带头成立了中国医疗健康联盟,首批加入的有14家创始成员,11个来自莆田。

  关于莆田系的发展壮大历程,第一财经记者据公开资料作出如下梳理:

  80年代,当初陈德良带八个徒弟出去,除侄子詹国团,还有其邻居陈金秀、镇党委书记的儿子林志忠,以及“徒弟的徒弟”黄德峰,这是著名的莆系富豪“四大家族”的由来。就在那个年代,电线杆上,第一次出现了各种牛皮癣和性爱的小广告。

  到90年代,逐渐富裕起来的游医们从过去的游击战开始升级,进入了一些大医院。

  此时,国企普遍处于产能下降,入不敷出期间,很多医院也是如此,尤以极度依赖国家输血的一二级医院及消防、武警医院为主。游医们挂靠在医院下,以其特殊的贿赂技巧,从当地卫生部门买来行医执照。于是,大大小小的特殊门诊以及个人门诊便开始出现在各个大小城市的街道、社区。

欢迎加入襄阳购房交流QQ群 190865451

分享到:

相关文章

  
  • 生活资讯
  • 新房导购
  • 楼盘活动
  • 工程进度

访问手机站

关注微信号
热点专题
全民营销++电商团购襄房网置业团